7省市取消施工劳务资质,2019年建筑劳务公司何去何从?

  行业动态    |      2019.03.26    |     人气:618    |    标签:

事实上,随着建筑业近年来的快速发展,现有“施工劳务资质”已经成为影响行业发展的一块“绊脚石”:违法分包、转包现象严重;建筑用工性质单一,专业技术工人匮乏;此外备受社会关注的农民工合法权益保障问题,也受此影响颇多。因此,改变现有劳务用工资质现状是国家近两年来,持续推进的政策方向:

2016年起

浙江省开始逐步取消建筑劳务公司资质。

2016年5月6日

陕西省停止办理新申请劳务资质审批。

2016年6月1日

安徽省取消建筑劳务企业资质。

2016年8月1日

西安市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。

2017年11月7日

住建部正式发布关于《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提出拟“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审批,设立专业作业企业资质,实行告知备案制”。

2018年1月1日

山东省正式取消劳务资质。

2018年6月4日

江苏省住建厅下发通知,正式取消劳务资质。

2018年11月13日

黑龙江住建厅下发关于加强建筑劳务用工管理的通知,全省取消施工劳务资质。

根据《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到2020年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尘埃落定之后,建筑企业将通过信息平台自行招揽工人,这也意味着长期活跃于建筑劳务市场的劳务企业,即将失去用武之地。此外,对于部分建筑工人、包工头,取消劳务资质也造成着巨大的行业影响。

1

取消劳务资质的行业影响

对于部分建筑工人

2017年11月7日,住建部正式发布关于《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提出要建立行业、企业、院校、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建筑工人职业教育培训体系。

2018年5月9日,住建部发布《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明确2020年1月1日起未在全国建筑工人管理服务信息平台上登记,且未经过基本职业技能培训的建筑务工人员不得进入施工现场,建筑企业不得聘用其从事与建筑作业相关的活动。

两份文件都对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的技术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,但实际上,当下国内的建筑农民工普遍未接受相关技术培训,所从事的都是一些非技术性的工地体力劳动。而且老一辈农民工受文化程度限制,客观上不具备重新考取相关资质证明的能力。因此,取消劳务资质后,毫无疑问“建筑农民工”大军在数量上将会大减。

对于包工头

包工头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殊“产物”,即当城市发展需要大量外来务工人员,而农村剩余劳动力迫切需要进城找工作之时,包工头作为一种满足供求双方需求的职业介绍,应运而生。

尽管按法律规定,民工直接受雇于施工企业,与施工企业是劳动关系,但实际情况是,施工企业很少与民工直接发生关系,大多数情况下,都是包工头与施工企业签定劳务合同,再由包工头与民工签定劳务合同(实际上大多数情况下为口头协议)。

并且,在中国建筑法律中,包工头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地位。这就为正常的建筑行业规则,造成了体制上的漏洞。前些年备受社会大众关注的农民工讨薪事件,多与“包工头”这一角色有关。不过好在国家在相关制度建设上,始终保持着推进与完善,全面取消劳务资质后,“包工头”这一角色也将消失于建筑市场。

对市场劳务公司

住建部《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中,明确提出:1、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审批,设立专业作业企业资质;2、严禁用劳务分包合同代替劳动合同,杜绝代签合同,到2020年基本实现劳动合同全覆盖。

由上述文件内容可以看到,取消劳务资质后,劳务公司也将失去用武之地,逐渐被新的“专业作业企业”彻底代替。事实上,从2016年开始,全国就陆续有不少省份试点取消建筑施工劳务企业资质,设立专业作业资质。截至目前,国内已有7个省市发文明确取消劳务资质,到2020年,这项政策将逐渐推广到全国。

2

2019年建筑劳务企业何去何从?

对于现有建筑市场劳务企业,“取消劳务资质”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“要么转型,要么退出”,这是其面临的唯一选择。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,“取消劳务资质”转型“专业作业企业”未尝不是全新的市场机遇。《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中,对于“引导劳务企业转型”一项,提出了以下三点建议:

转型专业企业

鼓励有一定组织、管理能力的劳务企业通过引进人才、设备等途径向总承包和专业企业转型。

搭建用工平台

鼓励大中型劳务企业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搭建劳务用工平台,为施工企业提供合格的建筑工人。

专精作业转型

引导小微型劳务企业向专业作业企业转型发展,做专做精专业作业,成为建筑业用工主体。

“取消劳务资质”一项,看似斩断了劳务企业的发展之路,但通过上述三点文件内容可以看到,国家对于劳务企业的未来发展早已指明了新的发展方向。尤其,劳务公司手上掌握着大量的工人资源与建筑经验,除了相关管理经验不足,“专业作业企业”这个发展方向几乎就是为劳务企业转型量身打造的。

此外,根据相关文件整理,“取消劳务资质”一项还尚并未大范围普及全国,因此,现有劳务企业还有转型的准备时间。2019来临,国家势必将扩大“取消劳务资质”在全国内的政策试点范围,因此现有建筑劳务企业应为转型早做打算了。

之于当下建筑市场劳务企业,“取消劳务资质”既是行业挑战,又是行业机遇。在政策的大力推进下,全国“取消劳务资质”试点政策范围正不断扩大,劳务企业转型“专业作业企业”势在必行,在这个过程中谁能提前做好准备,把握政策动向,抓住政策红利,那么谁就能在这场行业洗牌里笑到最后。